遊走法律邊緣 無所適從的寵物禮儀業者

【專題記者林宸佑、劉芳妤、謝羽蓁、謝佩如綜合報導】愛寵臨終,你會如何處理?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統計資料顯示,民國106年全台家犬及家貓數量約為250萬隻,較104年增加約20萬隻。隨著國人擁有寵物的比例逐年增加,牠們的身後事也受到重視,寵物殯葬業者應運而生。然而,卻因法律規範並不完備,導致難以界定寵物殯葬業者的合法與正當性。

民國96年至106年全國犬貓數量調查結果。圖/劉芳妤製

相聚與離散 那些對毛小孩的真心話

吉娃娃「小花」陪伴江曉惠(化名)12個年頭,隨著兒女長大,各自在外地讀書,家裡總是空蕩蕩。但她深知下班後,總有個家人在門口搖尾守候。「雖然我們沒有共通語言,但我們卻能懂彼此,這似乎比人和人之間更親密。」小花對江曉惠來說,早已是家庭一員。她坦言,若一個人去公園散步總感覺尷尬,帶著小花去反而自在許多,「有時候可能是一種偽裝,讓自己也讓他人覺得我沒那麼孤獨。」

然而,甜蜜相聚終有結束的一刻。某天,小花的猝逝讓江曉惠措手不及,她急忙連絡寵物禮儀公司辦理小花的後事。江曉惠選擇將小花集體火化,每週固定帶牠最喜歡的食物至寵物墓園祭拜,希望小花在天之靈能好好安息。但無法親眼看見小花火化過程,令江曉惠惋惜,擔憂火化處理過程是否合理。

拉布拉多犬「阿尼奇」陪伴主人許淑慧十多年的時光,四十多公斤的牠,待人可相當熱情。在牠生命尾聲,不只後腳無法正常行走,嘴巴周圍也罹患惡性腫瘤。「如果將寵物視為自己的家人,便希望牠能有尊嚴地走到生命盡頭。」阿尼奇離世後,許淑慧將牠交給自己信賴的寵物禮儀公司個別火化,並海葬骨灰送阿尼奇最後一程。

近年來,飼養寵物的人數越趨增加,根據諮商心理師尹雪梅觀察,人對寵物有一種特殊的情感依賴。她解釋,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常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,且彼此之間會互相評價,因而讓人覺得這樣的關係無法確實掌握。 但人心中其實都會有對愛和感情的渴望,在我們的文化裡,人與人之間較不擅長表達情感,也不見得會得到善意的回應,因而將這樣的情感轉移到寵物身上。

隨著環保意識及動物權益抬頭,傳統觀念認為家寵死亡,應該「貓死吊樹頭,狗死放水流」的習俗至今逐漸消弭。台中某園地寵物善終服務經理林捷提到,民國105至106年寵物後事每月約為120件,民國103至104年每月約為100件,顯示飼主對寵物後事的處理需求有成長趨勢。

愛寵離世 寵物禮儀業者怎麼做?

至於寵物身後事該如何處理呢?玖隆寵物生命禮儀有限公司行政助理小陳(化名)表示,當寵物離世後,飼主通常會主動來電詢問,考量由專車接送或自行運送寵物遺體至禮儀公司。若以專車接送,進到飼主家中便會進行請靈儀式,「喊著牠的名字,跟牠說我們要帶牠回來,請跟著我們走。」

小陳提到,部份飼主會將寵物比照人類辦理,飼主也會詢問是否需要靜置遺體進行八小時的助念,而禮儀公司亦尊重飼主意願。當寵物遺體送到殯儀館後,會先依宗教區分為「佛、道教」及「基督、天主教」兩種不同處理方式。前者較為複雜且需要祭品,後者則以禱告方式簡單與寵物告別。

寵物禮儀業者會依不同宗教信仰,提供相異處理方式;通常佛、道教的儀式比基督、天主教複雜許多。圖/林宸佑攝

飼主與愛寵告別完,業者會先火化遺體。火化又區分為個別火化及集體火化(將動物遺體集中焚化),價格則依寵物重量計算。集體火化約落在新台幣1500元至4500元之間,個別火化一般以5000元為基準,隨寵物重量增加而加價。

火化後飼主可選擇多種紀念方式,小陳說明,最為傳統的便是將寵物送進納骨塔,以便長年追思。有些飼主希望讓寵物留在身邊,業者便建議他們將寵物骨骸裝入骨灰罐帶回家。然而,若長輩介意家中存放骨灰罐,則可採用植葬方式。將骨灰倒入土壤中與植物一同生長,由業者先行照顧,數年後取回栽植於家中。

近年來環保意識漸趨抬頭,選擇灑葬及樹葬的飼主也逐漸增加。灑葬即將磨碎的骨灰直接灑在灑葬區,而後鋪上花瓣或覆土,而樹葬則是將骨灰埋入樹穴中。小陳也觀察到,現在的飼主在寵物火化後,多崇尚直接入土或留在身邊,「塔位區比較少再進來。」待寵物後事告一段落,業者在每年清明及中元節也會舉辦超渡法會,替在另一個世界的毛小孩祈福。

寵物後事處理費用一覽表。圖/謝羽蓁製

寵物焚化設備的三角題 誰來監管?

根據「台灣動物新聞網」統計,目前全台大約有25家民間寵物殯葬業者,提供火化和下葬服務。然而,人的後事處理尚有《殯葬管理條例》規範,寵物後事至今仍無明確的法條規定,致使亂象叢生。

愛寵離世後,寵物殯葬業者通常會進行火化處理。玖隆董事長特助朱豪良指出,使用火化設備必須經過環境評估,依法取得固定汙染源操作許可證。但國內擁有合法火化設備的寵物殯葬業者少之又少,小陳進一步說明,未取得許可證的業者,由於無法符合空氣汙染排放標準,「就會把爐設得非常遠」,甚至將屍體和垃圾一起焚燒。而玖隆因取得合法操作許可,便直接在室內興建火化設施。

即使取得許可證,但朱豪良談到,政府每年針對火化設備,進行PM2.5、戴奧辛、砷、鎘、汞等空汙排放檢測,每次檢測費用高達三、四十萬元。政府除非接獲檢舉,平時並不會主動稽查違規業者。即使查獲不法行為,政府仍以罰單方式處理,「開一次單也不到我們一次檢測的費用」,小陳無奈地說著。

朱豪良補充,火化設備對於環境而言是不環保的,處理設備才是重點。該設備必須處理燃燒所排放出的硫化氫、硫化氧等汙染氣體,減低空氣汙染。但一套設備動輒千萬起跳,不少業者難以負擔,便直接排放廢氣於空氣中,影響環境品質。

隨著民眾擁有寵物比例增加,人與寵物間的情感更為緊密,使得寵物後事越趨受到重視。圖/林宸佑攝

針對寵物火化問題,文化大學寵物禮儀師培訓認證班講師范班超也指出,焚化爐設置仍是業者個別處理,而伴隨的空汙問題目前無法可管。他經問卷調查發現,不少業者其實樂意接受政府合理監管及更新硬體設備,「但重點是到底誰來負責監管?」焚化爐管理歸屬為環保署,但動物議題又歸屬於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物保護科,於是寵物焚化爐的設置位處灰色地帶,無人管轄。

除了設備難以控管,寵物火化的責任歸屬也是一大難題。集結許多殯葬相關資訊,提供民眾查閱的「台灣殯葬資訊網」執行長林明河表示,許多縣市政府其實並沒有完善的火化及殯葬規劃。「誰來火化?」他說明,大部分縣市政府沒有專門為寵物火化的焚化爐,因此需要委託民間單位進行火化。林明河也指出,寵物死亡歸在農業局掌管,火化則交由環保單位處理;並非像人的死亡及火化,統一由各縣市政府的民政單位負責,「這是政府有點亂的地方。」

簽約停看聽 買永久塔位當心權益受損

即便相關法規尚未明訂,寵物禮儀業者間競爭仍激烈,「搶生意」遂成另一大亂象。朱豪良指出,當寵物臨終,部份寵物殯葬業者會和動物醫院合作,協助辦理寵物後事。這之中存在一套抽傭機制,大部分的費用落入動物醫院口袋,業者僅取得微薄費用。對業者而言,要到院接送並進行火化不合成本。因此,民眾常會被業者推銷周邊禮儀商品,甚至購買永久塔位,「一個塔位七、八萬就賺回來了。」

然而,寵物禮儀公司若建塔位,提供民眾貯存寵物骨灰,商業登記屬於「倉儲業」,實際上並未在專屬於寵物禮儀法規下營運。小陳直言,賣給民眾永久塔位實為非法行為,「簽永久如果土地倒閉了呢?或是有人檢舉,那間公司就不見了呢?」寵物骨灰的去向將成未知數,因此小陳認為,以「一年一約」方式與客戶簽約方屬合理。

寵物禮儀公司常會建置納骨塔,供民眾貯存寵物骨灰。但若業者推銷購買永久塔位,可能導致權益受損。圖/林宸佑攝

此外,目前有許多業者設立寵物納骨塔。但林明河擔心,現在連人類後事都逐漸走向自然葬,反觀寵物體型小、骨灰少,若為推動寵物友善政策而設立納骨塔,使用率會不高。再加上存放在納骨塔,每年需花上一筆費用,會降低民眾使用意願。他建議,各縣市政府應制定好相關自治法規,設立專門火化及統一灑葬的土地,不需設計太過繁瑣的處理流程,讓民眾在處理寵物後事上更加便利且受到保障。

要營運寵物殯葬業,范班超說明,目前寵物殯葬業者可申請「特定目的事業用地」解決土地使用問題。但朱豪良談到,有些業者在登記為農業用地或宮廟用地的土地上,直接做起寵物後事生意,造成「農地非農用」的情形。據《自由時報》報導,台中市大肚區的康慈寵物樂園,多年在農業區範圍違規經營殯葬服務業,去年遭市政府強制拆除,後續亦衍生骨灰遷移問題。

寵物臨終專法不明 台中自治條例年底上路

目前沒有全國性規範,僅有台中市政府通過「台中市寵物屍體處理及寵物生命紀念業管理自治條例 」,預計於今年年底正式實施。

該條例強制在台中的寵物身亡後一律火化,不能隨意丟置於垃圾車;寵物殯葬業服務者更必須取得寵物禮儀師培訓班認證。雖然台中創下全台首例,明定寵物身亡需火化處理,但台中某園地寵物善終服務經理林捷表示,飼主若重視寵物的權利,便不會將其任意棄置,「會亂丟的還是會亂丟」。因此,他認為是否遵守條例,取決於飼主對動物的重視程度。

雖然台中即將施行自治條例,但在設置焚化爐方面,仍有政府權責與法規不明的問題。林捷表示,寵物禮儀業至今沒有行業別,因此無法籌組工會,更難向政府或立委施壓。在寵物臨終專法未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下,許多相關業者難以適從,「即使去跟行政單位講,他們也會說沒有看到這個需求,就是因為孩子(寵物)們沒有選票。」

小陳認為,政府應制定一套明確法令,告知業者該如何合法營運寵物禮儀業。目前更極需對焚燒寵物屍體,所造成的空氣汙染源進行管控,訂定申請合法焚化設備牌照的標準,並且對設備定期檢測。如此一來,不僅能保障業者營業的權利,也象徵政府對於動物保護權益的重視。

環保意識抬頭,更多人以「植葬」紀念愛寵,讓骨灰與土壤中的植物一同生長,數年後再轉由飼主栽植。圖/林宸佑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