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惘的十五歲:十二年國教時代 偏鄉升學路漫漫

【專題記者劉蘭辰、薛惟中、謝宜臻、阮怡婷綜合報導】今年2月大學學科測驗成績出爐,高雄市六龜高中全校無人超過40級分,引起社會熱議。面對社會質疑學生的聲浪,六龜高中校長盧正川表示:「不是每個孩子都是讀書的料。」卻反而招來「為何學生不走技職」的質疑。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自2014年實施至今,其政策理念提到「應均衡城鄉資源、使學生了解自身興趣,找到適合的路」,但距離六龜區最近的公立高職為35公里外的旗山農工,明顯與上述理念相左。本專題將以與六龜東西相接的茂林和甲仙區為例,探討在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情形下,國中畢業生如何面臨升學的抉擇呢?

(「共同就學區」詳細內容請參照教育部網站

求學路迢迢 就近入學成口號?

高雄市立甲仙國中(後文簡稱甲中)與高雄市立茂林國中(後文簡稱茂中)皆為教育部所認定的特偏地區學校,十二年國教雖提出「就近入學」的社區高中職概念,然而甲仙及茂林兩區距離高雄市內最近的公立高職卻有20公里之遙,且沒有校車接送。在交通成本的考量下,多數學生轉而選擇距離更遠,但有校車接送的私立高英工商、私立中山工商,兩校距甲仙、茂林兩區有50公里以上的距離。「我們學生大部分還是選私立的大型技職學校。」茂中校長王耀英分析,私立高職雖然遙遠,但辦學績效高、設有宿舍及校車、職業類群多,對學生十分有吸引力。他舉距離最近的國立旗山農工為例,該校科系大多為農工類科,對志在護理、美容美髮的學生就沒有太大的吸引力。

十二年國教盼透過「免試入學」並結合社區高中職達到真正的就近入學,然而學區劃分卻為茂林學生帶來困擾。茂中畢業生,現就讀國立成功大學護理學系大一的勒格阿格藹.瑪尼蓋(Legeageai Manigai)表示,茂林離屏東縣較高雄市區近,但他在免試入學階段時卻僅能選填高雄市區的學校,因此他只能轉而選擇透過獨招(註1),進入屏東的屏北高中就讀。

對想要就讀高中的茂林學生而言,雖然茂中離六龜高中較近,但茂中輔導主任曾家暉說:「六龜高中不會是我們學生的選擇。」他指出,六龜高中受限於教師編制,因此僅設立社會組而沒有自然組,學生可選擇的領域就變相受限。為了擁有更多選擇空間,學生大多捨近求遠,轉而就讀國立旗美高中或國立屏北高中。

(註1:獨招,即「單獨招生」,指高中職各校在免試入學以外可另獨立訂定入學標準招生。)

茂中校長王耀英受訪當天,正好是茂中隔壁小學的運動會,頭上直接戴著典禮花圈受訪。 圖/阮怡婷攝

首屆12年國教學子 茂林原民生的職涯挑戰

十二年國教雖提倡就近入學觀念,並設置共同就學區方便縣市交界處學生能進入最近的學校,但位於高屏縣界的茂林區卻未在規劃內,導致勒格阿格藹.瑪尼蓋與娥冷.戴拉灣(Elenge Dalavang)只好選擇運用其他方法跨區升學。

勒格阿格藹.瑪尼蓋回想從茂中畢業時,恰巧遇上十二年國教全面實施的第一年,「我們真的都是白老鼠!」他指出,家長對制度反彈很大,因為茂林其實離屏東較近,但因為十二年國教的關係讓他們必須填高雄市境內學校,又無法事先遷移戶口至屏東,導致通勤時間和經費都成為負擔。

和他同年從茂中畢業的堂姐娥冷.戴拉灣則表示,自己高一就讀高雄市立海青工商體育班,但因交通和住宿費開銷太大,所以高二轉到屏東國立內埔農工,「內埔離家裡比較近,姑姑當時就可以自己開車去接姊姊上下學。」勒格阿格藹.瑪尼蓋在旁補充道。

雖然遠赴幾十公里以外求學,「但多數同學都很嚮往向外地探索。」勒格阿格藹.瑪尼蓋的臉上重現起當時迫不及待的神情,也坦言透過十二年國教制度下的免試入學,讓他們更容易進入市區高中職就讀。然而,學生常迫於經濟壓力、文化適應不良,或學業落差而轉學或休學打工。「其實會對部落有依賴感,在外地一週就想回家。」冷.戴拉灣在旁模仿起打電話給家人的情狀,說明龐大的交通費等經濟負擔,使15、6歲的孩子有家難歸。

茂林國中位在茂林國家風景區內,此座「得勒日嘎大橋」是茂中唯一的對外聯絡道路。 圖/薛惟中攝

茂中學生多為原住民,校舍與鄰近的茂林部落、萬山部落、多納部落皆位於茂林國家風景區中,不過高資本的觀光業也多為外地人所經營,因此風景區的成立並沒有為當地人增加工作機會;在農業方面,由於附近土壤不夠肥沃,不利農耕,因此務農人口不多。王耀英解釋,附近居民多藉由外出打零工維生,所以收入不穩定、外出工作等原因導致隔代教養的情形也不在少數;如此的經濟環境使得課餘時間打工,成為了部落孩子從小便習以為常的生活。

在外地讀書時常會擔心,到底家裡能不能繼續讓我讀下去。」身為家中長姊的娥冷.戴拉灣說,五個兄弟姐妹中,最小的弟弟才國小三年級,家庭經濟壓力讓他決定去年暫停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學業,全心回到部落工作。談及未來,就像許多茂林區學生中學畢業後的選擇,娥冷.戴拉灣考慮爭取志願役,不僅收入穩定更提供食宿,「還可以一邊當兵一邊進修,希望能進修運動休閒領域的課程」。

校長王耀英指著身後的教學大樓,說明這幾乎就是茂中全部的校舍建築。 圖/薛惟中攝

芋城學生的難題 不山不市人口外流多

六龜的另一側為甲仙區,從高雄市區搭客運要蜿蜒兩小時山路才能抵達。家住甲仙的翁靖雅前年離開家鄉,進入市區的國立鳳山高中,目前就讀高二。他表示國中時便很確定要繼續唸高中,而且計畫未來回鄉成為小學老師,希望能夠改善甲仙的教育環境。回想起國中升高中的歷程,翁靖雅坦言雖然透過十二年國教,順利進入高中,但那段從甲仙到市區唸書的日子還是充滿挫折。他表示,一開始因為不適應市區生活與學校課業經常哭泣,非常想轉學回家鄉,「但後來我媽一直叫我堅持,也就留下來了。」他因此更珍惜學習的機會,上課從不打瞌睡。

隨著十二年國教實施,甲仙國中105學年度已有五成以上學生選擇進入公立高中職繼續升學或進修。 圖/薛惟中攝

甲仙國中三年級國文科科任老師詹為權表示,國中小多由老師主導教學內容,但高中要開始學會選擇自己有興趣的東西,所以他通常鼓勵學生們繼續至高中職就學。甲中在校慶時舉辦高職博覽會,提供家政、餐飲、機械等學群的職涯探索。學生進入高職後,則有建教合作半工半讀的制度,不僅能增加實務經驗,還能補貼生活費,所以學生就算無法進入公立學校,仍有經濟支持完成學業。但詹為權也補充,甲仙環境刺激較少,因此學生對未來的想像依然很模糊,翁靖雅也提到:「國中升高中階段大家對自己的未來仍然很迷惘,不清楚自己真心喜歡的領域是什麼。」他指出,大部分國中同學畢業後都就讀旗美高中和旗山農工,也有少數人中途休學工作。


除了芋頭和竹筍,甲仙也產熱帶水果如香蕉,楊盛恩表示盛產時可能一斤兩塊錢而已,連自己的工錢都不夠。 圖/劉蘭辰攝

甲仙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盛恩在當地生活五十年有餘,他點出甲仙約有三分之二的人口以務農維生,多產芋頭和竹筍。但是這項看天吃飯的工作,常因產量與銷售金額而影響收入,即使遇上盛產期,產量多也可能使作物的單位重量價格下跌,「盛產時可能一斤兩塊錢而已,連自己的工錢都不夠。」對甲仙區家長而言,在鄉務農十分辛苦,加上觀光產業發展有限,繁榮地區僅限於與甲仙大橋接壤的幹道。在工作機會少以及發展空間較小的情況下,家長多期許孩子升學念書,出去找個穩定的工作。

在地服務五十年有餘的楊盛恩擔任甲仙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,說明近年除人口外流,當地人口高齡化明顯,所以須經常辦理區內的長者團體活動。 圖/薛惟中攝

教育資源有限 廣設學校行不行

面對偏鄉中高等教育的缺乏,廣設國高中職就能解決問題嗎?王耀英指出,廣設公立學校不僅不能為偏鄉教育解渴,更會因此分散資源與資金。他認為,若廣設高中職,一來學校分配到的學生數減少,學生失去與同儕互動的機會;二來單就人力資源而言,學生數少就會影響教師員額分配。例如茂中僅有三班學生,僅能配置十位老師,但國中課綱共有17項科目,導致茂中每位老師就都得修習第二專長,才足以應付全校的教學需求,因此中學並非想設立就能實現。

此外,六龜高中也同時面臨教師員額問題,學務主任湯敬翔表示,如果偏鄉高中有適性發展的教育環境,相信能吸引更多學子,但在該校教師人力吃緊的情形下,老師已經得要修習第二專長以支援基本學科,校方若再開設多元選修課程,教師不太可能有負責選修課程的餘力,「所以在課程多元性上,六龜高中肯定是落後區」。

茂中學生桌面堆滿教科書,而這僅是部分教材,實際上該校共有17項科目,對師生教學雙方都是一大挑戰。 圖/謝宜臻攝

王耀英說:「資源無限的話,什麼問題都能解決。」無奈事實就是資源有限,政府不可能為偏遠地區的少數孩童設立多所國高中職。廣設學校不可行,他便希望政府能將教育資源挹注到特定幾所位於交通樞紐的學校,就算孩子無法就近入學,有足夠能力的學校也能為遠道而來的學生提供校車或宿舍,減輕其經濟生活與交通不便的負擔。另外,有足夠資源的技職學校也才能設立多元科別,提供學生更加完善的學習環境。

除了集中資源挹注外,整合各校資源也是王耀英目前注重的辦學重點。目前茂中與鄰近行政區的三所國中,組成四校聯盟。四校聯盟不僅合作舉辦音樂會或運動會,也互相流通歷屆學校的教學成效與方法改革,學校間形成既合作又競爭的關係,王耀英表示,此法有助於他和教師團隊一再回頭檢視教學狀況,視情況調整教育方針。因應教育資源不均,將資源集中且更有效率地運用,正是王耀英提出的解方。

教師需久駐校 偏鄉教育方能客製化

湯敬翔指出,要解決偏鄉教育的問題,需要學校、家庭、社區及文化面共同調整,才能真正達成目標,「如果沒有解決學校以外的問題,能否成功都很難說」。王耀英則強調,在孩子從15到18歲、學涯到職涯的這段期間內,老師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,尤其茂林地區多為單親或隔代教養家庭、家人無法成為孩子學習的助力,學校與教師便是學生能否升學進修的主要推手。他認為,教師團隊長期進駐,才得以觀察並理解當地社會文化與學生生活背景的全貌,再藉此發展出客製化與差異化的教育模式,「為孩子建立起適合他繼續學習的一條路」。

相較於茂中教師五年以上,甚至十年的教學年資,甲中教師則約三年便會異動。「現在回去就只能找班導了,其他都不認識。」從甲中畢業兩年的翁靖雅說,這也導致部分學生畢業後與老師情誼多半不深。相反的,茂中在教師團隊長期耕耘之下,建立起深厚的師生連結,許多畢業生不論升學或就職後,都會回母校與老師聯繫。勒格阿格藹.瑪尼蓋在考上成大後,曾因都市與部落文化差異、經濟問題讓他萌生退意,「我覺得我在成大格格不入,真的有想過要退學。」因此他回校向輔導主任曾家暉傾訴,才成功度過情緒低谷。

甲仙國中畢業生翁靖雅認為,國中升高中階段大家對自己的未來仍然很迷惘,不清楚自己真心喜歡的領域是什麼。 圖/薛惟中攝

就讀成大護理系一年級的勒格阿格藹.瑪尼蓋是十二年國教的第一批畢業生,他希望未來能回家鄉茂林,改善醫療環境。 圖/薛惟中攝

娥冷.戴拉灣邊分享踏入職場後的近況,邊回憶著在茂中讀書的日子。 圖/阮怡婷攝

要從九年義務教育到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,王耀英強調,政府和國高中兩端的學校都需要注重如何銜接這段升學之路。去年立法院三讀通過《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》,在此專法通過前,教育部所謂的「偏遠地區學校」並沒有包含高中,一直侷限於國中、國小,直至這次才將高中納入。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立委柯志恩表示,如此一來,日後偏遠高中職便可享有更多福利,如補強學校教育、技能訓練所需之教學設備、教材及教具,以及協助學生解決就學及通學困難等等。.

記者到訪當日是全國補班補課的禮拜六,也適逢全國魯凱族運動會在茂林國小舉辦,茂中國一國二生到場支援活動進行,國三學生則留在學校上課,準備迎戰五月的國中教育會考。隨著畢業季到來,又一批學生將首度踏上生涯抉擇的十字路口,這條路上若能整合偏鄉教育資源,集中區域核心以發揮最大效益,或許才能縮短城鄉落差,真正落實十二年國教的適性揚才理念,讓學生擇己所愛,愛己所擇。

全國魯凱族運動會現場,茂中國一國二生在場邊支援活動,國三學生則留在學校上課,準備迎戰五月的國中教育會考,邁入下一階段。 圖/劉蘭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