拓印「扛棒」 再現工業區記憶

李勇志拓印工業區工廠的招牌與標誌,並將其印製於大幅紙本上,展現台灣工業的文化。 圖╱曾筠涵攝

李勇志拓印工業區工廠的招牌與標誌,並將其印製於大幅紙本上,展現台灣工業的文化。 圖╱曾筠涵攝

【記者曾筠涵台北報導】台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所學生李勇志4月24日於台北覓空間舉辦《工業盜版》個展。他半夜前往三重工業區,以墨水拓印工廠招牌與標誌,希望保留七〇年代台灣工業區原貌。

展場掛滿一幅幅白底墨字的拓印作品,乍看有如中國水墨畫,近看則會發現聲寶、國際等工廠品牌的商標與中英文名稱。李勇志解釋,作品同時出現中文與西方文字,反映台灣文化融合的現況。此外,他不希望作品呈現印刷品工整的生硬感,因此拓印時以刷子或裝有咖啡渣的布包隨性拍打,呈現粗糙但自然的手繪質感。

李勇志表示,父親是工廠廠長,他從小住在工業區,成長記憶中工廠的招牌林立,成為創作靈感。他提到,工人追求的是生活溫飽,不注重美感。他舉例,「詮德機械有限公司」專門生產製作糖果的機器,官方網站色彩繽紛,工廠環境卻十分灰暗,但正因不追求品味,工業區才能保持原貌。因此他以拓印創作,希望藉拓印還原舊貌的特性,保存舊時代的工廠文化。

李勇志說,他曾向工廠申請創作許可,卻遭拒絕,只好避開人來人往的白天,在深夜進行拓印。李勇志說:「藝術不一定要有合理性。」適時脫離拘束,能激盪靈感。他常於半夜兩、三點,獨自在無人的工業區尋找適合的工廠,若招牌的位置太高,則須依靠超過兩公尺的摺疊工作梯,他甚至冒險站立階梯最高處。此外,招牌材質也會影響創作,他舉例,拓印空心招牌會發出較大聲響,可能會被警衛發現,因此須小心作業。

除了將工廠標誌帶進展場,李勇志更於4月30日晚上帶領15位參與者,前往土城工業區夜遊,體驗深夜拓印招牌。他希望觀眾除了欣賞拓印作品,更可以親身感受工業區氛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