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邊玩邊學 翻轉填鴨式教育 Ⅲ】體制外的推動 玩轉重塑教育價值

【專題記者徐湘芸羅文妤、王若穎綜合報導】教育近年來開始多元化、強調遊戲化學習。不過無論是學科智識或是技能培養,都是容易被量化的教育價值,且教學者在這樣的教學模式仍握有一定的權力。那如果,不只是丟出問題讓孩子主動想解決方法,甚至連問題本身,讓孩子自行發掘、設定議題呢?

「我們希望把學習的主導權交還給孩子,抽離教學者的角色。」教育新創玩轉學校Pley School的創辦人之一黎孔平提到,玩轉學校的教育理念是希望除能使孩子主動尋求解答外,更讓他們直接成為提出問題的人、面對問題的人。

《逆轉未來》、《國際局勢高峰會》是玩轉學校設計的兩款議題式遊戲(issue-based game),結合多達50種現實議題,如氣候、戰亂、瘟疫問題等。在遊戲情境中,每個孩子會扮演不同角色,如各國元首或內閣總理,他們以國內政策、外交、國際宣言、協商等方式嘗試解決各式問題。

 

另一名創辦人林哲宇說,現實議題不如學科,孩子必須自行了解議題的背景並進行討論,「真正的社會,沒有什麼標準答案。」孩子必須嘗試行動,承擔行動後果、再逐一修正行動。林哲宇說,比起以往學校老師希望學生了解國際議題時,出個暑假的小專題作業。「學生通常會拖到可能8月29號才開始動筆,然後成品也只是copy paste很多網路上的內容而已。」

「給予孩子刺激,你會看到孩子們被激發出不同的潛能。」黎孔平表示,在情境體驗的議題式遊戲中,創造出想要主動了解議題的動機,孩子自發式深入研究、理解背後成因脈絡,再彼此討論該如何改善、解決。林哲宇認為,自發與否在學習能量有極大的差異,「甚至有遇過孩子在營隊第一天結束,要回家前,拿著一個Line群組的QRCode說:『大家拿手機來掃哦,我們預計晚上準時七點召開國際會議,討論明天的國際議題。』」

孩子在玩轉學校塑造遊戲情境中成為主導者,不只主動發掘問題、進行議題研究,更從中學會溝通與表達意見,並自行做出決策。 圖/林哲宇提供

黎孔平也提到,從情境體驗的教育中,得以看出不同孩子面對壓力的反應與狀態,有些人平時看似寡言,有危機時卻願意主動帶領討論;反之有些人平時表現活潑,面對難題反而會侷縮在角落、不願意處理。

「就跟很多大人面對壓力也會逃避,孩子當然也會害怕失敗,但我們希望可以傳達給孩子一個觀念:失敗也沒有關係。」黎孔平說,遊戲相較現實,是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可以嘗試、允許犯錯與失敗。

如果說前兩個遊戲營隊,能培養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,那《玩轉319城鄉共學營》更是玩轉直接把主導權丟給孩子:讓孩子自行設計議題式遊戲。

「這其實是個很有挑戰性的嘗試。」林哲宇表示,這個計畫希望走遍台灣每個鄉鎮市,讓孩子設計出各家鄉的議題式遊戲。去年《玩轉319》以花蓮的亞泥案為遊戲主軸,孩子實地採訪事件中的關係人後,設計出不同利害方的遊戲背景設定,如立場、資源、遊戲運行條件。他說:「營隊最後一天,孩子就是帶領遊戲的輔導員,帶他們的爸媽、校長、主任,玩他們自己設計的遊戲。」

《Save The World, STW委員會》是由孩子以花蓮亞泥案為主軸,自行設計的一款議題式遊戲,連遊戲主視覺也出自孩子之手。 圖/林哲宇提供

林哲宇笑稱,孩子的家長在看到他們的設計出來的遊戲成果《Save The World, STW委員會》都大為驚嘆。孩子也都可以清楚、流暢地表達想法時,「甚至過程中也有發生過家長提了想法,結果被小孩用很清晰的邏輯打臉。」這款遊戲備受花蓮縣立宜昌國中校長青睞,《STW委員會》也順勢被列為宜昌國中的校本課綱。

種下種子 遊戲後被延續的學習能量 

「我們都自稱園丁,希望在孩子心中種下一個種子,等待它日後發芽。」林哲宇說,在每次營隊中常看見很有潛能的孩子,但深入了解才發現平時他們成績表現並不優秀,只能透過分數來評估孩子的家長,常常反而也透過參加營隊,重新認識孩子。

「營隊之餘一有空,我都在查資料做研究,調查引起這些議題危機的成因是什麼,是石油、資源、難民還是什麼,以及如何解決。」現就讀國立政治大學企管系的黃揆順表示,他高中時參加玩轉舉辦的營隊,當時為了解決資源與戰爭問題,他花許多額外時間做功課。在營隊遊戲的最後一回合,他所帶領的世界銀行最終解決了問題甚至統一權力板塊。

「那時的經歷真的像玩轉常說的,在我心中種下種子,慢慢培養出一種軟實力。」黃揆順表示,當時的經歷使他後來自願報名玩轉志工,以不同角度再次經歷議題式遊戲。當志工的過程中,他發現孩子們即使犯錯了,也會學習再試圖為何決策錯誤、背後的脈絡,又該如何改善與解決,「因為是遊戲,所以他們更敢嘗試。」

遊戲引發動機,使學習從被動轉為主動,因此閒暇之餘,孩子不只不逃避讀書、反而專心研究資料,而黃揆順並非唯一的案例。

「我很驚訝,孩子回家第一件事不是玩遊戲而是查英文字典,只為了讀軍火商相關的資料。」目前育有一子的周語華表示,通過玩轉的營隊,才認識孩子的不同面向。她表示,一開始是希望能藉由營隊的相處體驗,為獨生子帶來更多的情境學習。

「那五天,我真的看到他的轉變。」周語華表示,當時孩子正值國中叛逆期,成績表現也不是相當理想,但在玩轉的營隊中才發現孩子不僅表達順暢、邏輯清晰,甚至還會主動引導組內討論與思考。她提到營隊第一天孩子有產生一點抗拒,但再過了一天後她發現孩子越來越投入,也嘗試跟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溝通,「我對他的認知轉變,他也更懂得溝通,因此其實我也是營隊的受益者。」

出於對玩轉的喜愛與好奇,周語華後來甚至自願擔任過玩轉的志工。在營隊期間擔任引導員的周語華發現孩子遇到困難時可能傾向逃避,但大人其實也不例外,「有時甚至孩子們靜下來後,可以做得比我、比其他大人更好。」

她描述某次引導的小組遇到難關、當下連她自己都覺得這次真的無計可施。但緊接著卻是宣言階段(要向外發表決策),當所有人都開始鬆懈,擔任總統、平時不多話的一個小朋友,卻毅然決然坐下來開始整理、撰寫宣言,並規劃第一步要向人民道歉,接著第二、三步的行動是要怎麼彌補,「我當時真的很感動,在那個當下,那是我可能也寫不出來的。」

議題式遊戲讓孩子通過情境角色關心議題、並深入探討。圖中筆者是位扮演國家總統的孩子,顯示其不只能從中學會做出決策,更能對其負責。 圖/周語華提供

反思教育形式 多元教育促學生適性發展

現今有許多教育從業人員在第一線試圖改變教學模式,從最初填鴨式灌輸孩子正解,轉變為拋出問題,讓孩子主動尋求解答;甚至近年許多教育新創更把設定問題的決定權,交還到孩子手上,達成真正「以學習者為主體」的教學模式。

阿普蛙工作室的共同創辦人吳健毅認為,許多教育者仍誤會遊戲是包覆在外的糖衣,而其中的知識是苦口解藥。但如此一來學生極有可能只剝掉外層,吃下糖衣,而把知識晾在一旁。他認為:「遊戲應該是一種烹調手段,讓解藥變的美味。」

台科大迷你教育遊戲開發團隊主持人侯惠澤認為,遊戲式學習不只是提升動機,而是可以讓孩子學得更快、更好,並在無形之中養成策略思考、敏銳分析、合作的能力。他也表示,台灣在遊戲化的教學上其實是有體系、理論基礎的支持,「未來的期待是讓台灣在這塊成為世界領先趨勢,我們努力在鋪這條路。」侯惠澤說:「教育是無國界的,也沒有什麼意識形態,只是希望能讓更多人得到喜樂的課堂教室」。

 

【邊玩邊學 翻轉填鴨式教育 I 】教育結合桌遊 帶來不一樣的學習想像

【邊玩邊學 翻轉填鴨式教育 Ⅱ】體制內的努力 桌遊開創教育新可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