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無人生還》揭露赤裸人性 台大戲劇畢製懸疑登場

第一位賓客死亡,開啟現場詭譎氣氛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十四屆畢業製作提供

第一位賓客死亡,開啟現場詭譎氣氛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14屆畢業製作提供

【記者黃婕台北報導】「碰!」一聲巨響,上一秒仍在談笑風生的賓客突然倒下,圓睜的雙眼透漏著死亡前的驚恐,開啟連環命案的序章。台灣大學戲劇系第14屆畢業製作《無人生還》11日晚間在台大鹿鳴堂登場,一連三天共四場的演出,藉由懸疑推理劇,將人們面對死亡時的相互猜忌呈現在觀眾眼前。

留聲機突然響起,揭露出十位賓客過去所犯下的罪行。兒歌本寫著:「十個印地安小男孩外出用餐;嗆死一個,僅剩九人。九個印第安小男孩熬夜太晚;一睡不醒,僅剩八人……」預言了十個賓客的死法。隨著賓客一一死去,詭譎的氣氛讓僅存的人們褪去彬彬有禮外表,開始互相猜疑。

黃色微光照出五位演員的不安,雙手緊握、腳板打著細碎的拍子,每個人心中都有懷疑的對象,指控、辯解,坦白、再指控。燈光全暗,觀眾的視線在三盞煤油燈的照亮之下限縮在舞台中央。演員吳子齊表示:「舞台後方的黑暗中,彷彿埋藏了真正的主事者,窺探一切的發生,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段。

「每一個角色都有他想要相信的東西。」導演鄭晴元說,劇中有守舊的衛道人士、放浪的紈褲子弟……十個角色的個性非常鮮明,這是當初吸引她著手這齣劇本的重要原因。吳子齊表示,為了詮釋不符合自己年齡和形象的將軍角色,他花了許多的時間試著進入角色,先改變外在的服裝,並揣摩軍人走路的姿態和速度,每天研究、練習並修改,設法讓觀眾相信他的角色形象。

「整個合作的過程很痛苦。」飾演法官的初柏漢回憶,排戲的時候導演、設計和演員三方的溝通沒有做好,造成後期需處理較多問題,例如劇中角色的死法必須取信於觀眾,又需考量可行性,經過多番討論和修改,到演出前才確定。

「有衝擊才有火花。」飾演警官的章哲銘認為,練習過程中的衝突未嘗不是件好事,因為對戲劇內容的想像不一樣,才會激盪出更棒的想法。雖然在排練時多有摩擦,演員們仍表示非常開心,享受且珍惜能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機會。

僅存的五位賓客互相猜疑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十四屆畢業製作提供

僅存的五位賓客互相猜疑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14屆畢業製作提供

飾演將軍的演員吳子齊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十四屆畢業製作提供

飾演將軍的演員吳子齊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14屆畢業製作提供

法官假死後現身,企圖殺害剩下的賓客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十四屆畢業製作提供

法官假死後現身,企圖殺害剩下的賓客。 圖/台大戲劇系第14屆畢業製作提供